QQ截图20160412111942.png

“论文抢发”事件起因:

2015年9月15日,中国科学院主办双周刊《科学通报》英文版发表了一篇关于动物磁感应受体蛋白方面的论文,通讯作者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学术带头人张生家。然而,这篇论文的刊发引发了巨大争议。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学者谢灿认为,张生家违背了学术道德,在谢灿发现磁感应蛋白(MagR)的原始论文尚未发表之时,用从谢灿处获得的MagR,未经同意私自“抢发”了有关MagR应用的论文,并未给自己以合理的作者署名。

于此同时,清华大学的鲁白教授向清华校方控诉张生家夺占其实验室的课题。

8月20日清华北大成立调查组介入此事调查

10月16日,张生家收到来自清华大学人事处的解聘书。张生家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一再坚称,自己没有抢发谢灿的研究成果。

11月3日清华大学在接受北青报采访时称:“清华大学一贯高度重视学风建设和学术道德。此事发生后,学校依据相关规定,专门组织了工作组进行调查。根据已掌握的情况,学校作出停止张生家入职的决定。”但清华也未透露调查结果。

在此期间以及之后,张生家和谢灿通过媒体就“论文抢发事件”展开辩论。双方各执一词,每次辩论都引发舆论关注。随后张生家又单方面向媒体称否认夺占鲁白课题,并反称鲁白抢其成果。

2016年2月22日,鲁白首回应论文抢发,认为是张生家夺占课题,并给出了邮件及PPT的截图作为证据。详细请点击阅读易科学与2016年2月22日发布的文章:

《鲁白首回应论文抢发:张生家夺占课题》链接:http://trade.yikexue.com/index.php?do=article&id=531

紧接着,2016年3月3日,张生家给出回应,否认夺占课题 反称鲁白抢成果,给出了微信、实验室原始实验记录的截图来证明自己。详细请点击阅读易科学与2016年3月3日发布的文章:

《张生家否认夺占课题 反称鲁白抢成果》链接:http://trade.yikexue.com/index.php?do=article&id=530

2016年4月9日,张生家抢发事件当事学生逄克亮首次对外公布部分录音证据(该完整证据曾提交至校方),认为张生家以不正当手段夺取了鲁白实验室课题,并违犯多项学术道德规范。全文转载如下:

4月9日,清华北大“磁遗传”学术纠纷事件,录音证据首次公开,详见下文(附录音文件)

—————————————————————

我是清华大学的博士研究生逄克亮,清华大学教授鲁白是我的导师。

“张生家抢夺论文”事件发生以来,作为当事的学生和受害人之一,我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我的亲戚、朋友、师长、同学,也纷纷打来电话问询,现在张生家虽然已经被清华开除,但网上仍流传着一些攻击、诋毁我本人及鲁白老师的言论,给我的生活、学习造成极其严重的影响和困扰,我几次忍无可忍,想要将事情的真相和证据(录音及其他资料)公开,但鲁白老师多次教育我,要站在清华大学的立场上,顾全大局,维护清华的声誉,防止事态激化。

鉴于很多网友希望了解该事件的真相,而且网络上仍有人在恶意炒作,我作为清华大学的学生和事件当事人,要站出来还原事件真相。在此,我首先声明,我只讲述自己亲历的事,而不对任何我没有参与的事妄加评论,并且绝大部分的陈述有人证物证的支持。

我也在此承诺:本文涉及的所有证据真实可信,经得起第三方机构、专家的鉴定。

我不苛求恶人会有恶报,只求还公众一个真实的事实,给好人讨一个公道,只求能给我一个正常的学术环境,继续我的学习和工作。

磁遗传学课题发起于鲁白实验室

磁遗传学课题的想法最早形成于2015年1月8日鲁白实验室组会。当时,2014级研究生褚鹏程介绍了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谢灿老师的磁生物学方面的工作,并提出了打算进行磁遗传学研究初步想法:即用某种磁感应蛋白来激活神经元,并提出了和谢灿实验室进行相关合作的意向。

鲁白老师指出磁感应的理论和应用研究都很重要。当时我就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会后,我们实验室与谢灿老师联络,了解到他们研究的磁感应蛋白(MagR)有非常特殊的特性,可以与隐花色素Cryptochrome,简称Cry结合。2008年Reppert实验室在Nature上报道,果蝇Cry突变体丧失了对磁场的感应。该文发表后,全世界对磁感应的注意力都集中在Cry蛋白上。谢灿关于MagR的文章当时尚未发表,没有人知道MagR。

一开始,鲁白老师建议用磁感应蛋白复合体(即Cry和MagR一起)来激活神经元。经过一段时间的文献阅读和多次讨论,我们觉得,表达磁感应受体MagR可能直接作为工具激活神经元,代替目前很热的optogenetics,也许不需要同时表达Cry蛋白。

之所以该课题最终由我,而不是褚鹏程开展下去,是因为褚鹏程一直对果蝇的相关研究感兴趣,此前接触也是果蝇的实验,而我此前在英国著名药企工作过,在神经生物学理论和实验技术方面受过良好的训练,尤其对神经元培养、转染、钙成像有经验。经过协商,鲁老师决定在磁遗传学课题中,由褚鹏程研究MagR在果蝇中的功能,而我来承担MagR作为工具激活神经元的应用研究。当时,我临近期末考试,接下来又是寒假(1月29-2月26日),2月18日过春节,我们实验室在反复讨论后决定3月底开始实验。期间,在鲁白老师的协调下,我与谢灿老师多次通电话,并约定4月21当面拜访他。

张生家从我这里第一次得知MagR以及磁遗传学课题,并在鲁白的同意下参与该课题

4月初,我在跟张生家聊天时,无意中透露了磁遗传学课题,以及准备拜访谢灿老师的事。

张生家说,这个课题很有意思,也想参与进来,来帮我一下,他要求跟我一起去见谢灿。

我说,这件事我得回去跟鲁白老师说一下。

然后,我就向鲁白老师汇报了张生家张要求一起去的事情,鲁白老师听后说,“既然这样,合作也行,你(逄克亮)要及时报告进展”。

4月21日,鲁白老师本来要同去北大见谢灿老师,但由于学校的紧急公务,未能成行,所以是我带了张生家,去跟谢灿老师面谈。见面时,我只简单介绍说,这是张老师,而没说他是独立教授。会谈主要由我向谢灿老师介绍我跟鲁白老师对于MagR的研究想法和实验设计,同时,谢灿老师也毫无保留地介绍了其尚未发表实验数据,并给了我们开展研究的MagR基因以及磁刺激器等实验材料。

张生家从4月21日课题开始到6月14日,数次欺骗鲁白实验室,试图霸占课题

4月21日,见完谢灿老师回清华的路上,张生家突然劝说我,让我转导师,从鲁白老师那儿转到他名下,说他可以让我提前毕业,以后可以让我到其诺奖导师Moser实验室等等。

当时,我认识鲁白老师已经接近3年,日常的点点滴滴也让我很敬佩鲁白老师的的人品,我相信跟鲁白老师有过接触的人也会深有同感,我一直也很庆幸遇到这样的导师,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后来,张生家又多次劝说我转导师,均被我拒绝。除了游说我,张后来还游说了清华大学医学院的其他学生,个别成功的例子比如7月底从苑克鑫老师那里转到张生家这里的博士研究生龙晓阳。

在被我婉拒后,张生家要求我先不要向鲁白老师汇报任何有关课题情况,他的理由是,先test(试验)一下,等做出来结果,再向鲁老师汇报,并再三叮嘱我不能跟任何人说。由于轻信他的理由,没有怀疑他的不良用意,回来后,我便没有及时向鲁白老师汇报。

但该课题一直在鲁白实验室进行,并由我按照与鲁白老师之前商定的计划开展实验,期间,张生家有参与指导,他以自己资深为理由,让我听他的指挥。全部的生物学实验由我负责,当时张生家还承认这个课题是我的(微信证据“是你的课题!”)

1460361558549285.jpg


由于我除了做试验还要上课,课程比较繁重,又临近考试,我曾提出让别人帮我做一些实验,但张坚持不让,他说担心别人参与进来会分掉我的第一作者贡献。

但6月初,开始收集实验数据时,张故意不让我或鲁白实验室成员收集数据,坚持要龙晓阳来收集(当时龙还是苑克鑫老师学生,后来是晚上偷偷帮张生家做实验)。张说龙晓阳虽然不懂分子细胞生物学,但她以前是学电子的,也会收集电生理和钙成像的相关数据。

6月上旬,在鲁白实验室使用双光子显微镜收集实验数据时,龙晓阳说看到了较好的实验结果(神经元细胞在磁场下的胞内钙变化)。此时,我要求张生家向鲁白老师汇报相关实验结果,但他一直用各种理由推托。

6月3日,张生家回挪威,6月8日左右,回到清华,期间,他多次打电话不让我向鲁白老师汇报。

6月10日,我再次强烈要求张生家告诉鲁白老师正在进行的磁遗传学课题的相关工作进展。但张生家坚持不同意,并突然说不想让鲁白老师当作者。这令我我很生气,因为该课题是鲁白实验室发起的,是我告诉了张生家,是我带他去见的谢灿老师。相关实验一直在鲁白实验室完成。

张生家怎么能这样将课题据为己有,并排斥鲁老师和鲁白实验室呢?

所以,我当时(6月10号)就停止了实验。

这时张生家慌了。次日早上7点左右,他给我打电话,说可以告诉鲁白老师课题情况,并承认鲁白老师应该是作者,但条件是帮他撒谎,说第一个结果(胞内钙变化)是他老婆叶菁在挪威做出来,说叶菁做了前期工作,然后拿到清华来的,又威胁说,如果我不听他的,我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在6月14日张生家终于不得不向鲁白老师承认,他瞒着鲁老师在做MagR课题,但仍然欺骗鲁白老师,慌称第一个结果是他老婆叶菁在挪威做出来的。我对张生家的诚信不再抱任何希望,于是,我将相关真实情况告诉了鲁白老师,即张生家不但瞒着鲁白老师的做MagR课题,并且工作全程都是在清华做出,大部分实验是我在鲁白老师实验室做出的。鲁白老师知道张撒谎及隐瞒实验的事之后,没有迁怒于他,很大方地选择了原谅他,并跟我说他理解每个人在利益面前表现的私心,要给别人机会去改正错误,也要学会原谅别人,后来,鲁白用微信发给张生家两篇他写的关于诚信和原谅的文章,劝张要诚实。

张生家隐瞒我们实验,欺骗鲁老师的事实,两次被鲁老师当面指出,他哑口无言。

【录音001

001.mp3


我第一次当着鲁老师的面指出张生家隐瞒实验,欺骗的事实。鲁老师为了保护张的面子,一开始希望不当着我的面批评张生家。

逄:我跟你说过这件事情你应该报告给鲁白老师,我已经跟鲁老师是说过(了)。

张:早上鲁白老师没跟我说呀,我怎么办呢?我也不想说是什么,你让我说什么呢?

逄:您觉着做的事情都是对的?

张:你让我怎么说吧,好,鲁白老师现在在这里。

鲁:问题是哪几方面?

逄:这个我也跟您(鲁老师)说过。

鲁:对,他(逄克亮)把那个事情告诉我过。

逄:这个一开始(实验)是在这边做出来的,张老师并没有拿到国外去做,叶老师(即张生家妻子)也没有承担任何工作,现在张老师的要求就是要把叶老师放在共同一作的第二个,我是第三个,干活的只有两个人。

鲁:这个事情我等下跟他(张)单独谈,我觉得我不应该在你的面前谈。

鲁:这个事情呢,他(逄克亮)的确跟我讲过,那你(张生家)不跟我讲,我不会先说,你知道我这个人做事的原则。你不找我我不说,你来找我我才说(即鲁老师在等张生家主动坦白隐瞒实验的事)。

张:我知道。我不会背着学生(不清晰)说他(逄克亮)的坏话,我没说啊。

鲁:刚才这个事情,第一,工作是在这边(鲁白实验室)做出来的,第二你现在把叶老师要放在(这个文章中)那个事情。我不在他(逄克亮)的面前做评论,这两件事情我不做评论(即不想在学生面前批评张)。这件事情他(逄克亮)告诉过我,那我是等你再跟我讲。

张:嗯,好吧,好。


【录音002

002.mp3


张生家还想用“只是做一下预实验”来狡辩,鲁老师指出“这样做不好”,耐心教育张:

逄:这个事情(在鲁白实验室做MagR课题但不告诉鲁白)一开始就应该告诉您(鲁白)的,但是呢,张老师的意思是先不要告诉您,先把东西做出来再告诉您(鲁白),做出来之后,张老师您自己说吧(即张从一开始就想隐瞒,后来也不想告诉鲁老师)

张:刚开始我们都只是TEST(预实验)。

逄:您(张)是跟我说。我说要告诉鲁老师,您(张)说要test完了再告诉鲁老师,test完了您(张)是什么态度?

鲁:他(指张生家)的这个做法是consistent(一贯的,即张生家一贯喜欢隐瞒,不诚实),包括他(张生家)对那个东西(对谢灿隐瞒实验进展及数据的事)。我是觉得这样做不好,但是我是可以忍受的(指欺骗鲁老师一事),我刚才今天早上就跟他(张)说了,你不能把人家对你公开的,人家对你transparent(透明),你对人家不transparent(透明),这个(做法)以后的后果无穷,我看过太多的人了,而且我觉得这里面有一点特别是文革以后的中国人的恶习。

张:嗯。

张生家的隐瞒实验,欺骗的事实被鲁老师多次当面指出并批评后,张生家虽然每次当着鲁白老师的面承认自己不对,但张私下跟我交流时多次狡辩称不是他故意向鲁白老师隐瞒,又出尔反尔说他没有做错,还教训我,说我太年轻,太单纯,看不清上层,并让我以后所有事情还是以他为准。我虽然年轻,但我觉得我没有做错,尊重事实是科研工作者最基本的素养,怎么能欺瞒撒谎,出尔反尔呢?(微信证据)

1460361599678822.jpg

张生家对合作者谢灿故意隐瞒,并计划抢发谢灿成果,被鲁白老师多次制止

6月14日至8月11日期间,鲁白老师直接指导我进行实验。在此期间的全部细胞学实验和分子生物学实验也都是由我在鲁白实验室完成,实验所用材料,细胞,仪器设备等绝大部分是鲁白实验室的,但相关实验结果均被龙晓阳收集后,交给张生家。

并且所有实验和结果,张生家都是极力向关键合作方谢灿隐瞒,每次去谢灿实验室之前,张都会警告我绝不能将课题进展情况透露给谢灿,否则将不让我署名。

鲁白老师多次向张生家指出,拿了谢灿的东西,却不告诉人家做了什么,那是非常不道德的,并表示愿意跟他一起去向谢灿解释。但张一意孤行坚持对谢灿隐瞒的行为。

【录音003】

003.mp3


张“你知道,昨天他(鲁白老师)让我去跟谢灿道歉。你这不是,合作基础全都没有了?”

6月19日张生家违背科研合作的基本原则私下决定准备抢先发表,而并非张对外所说的8月20日后被鲁白老师逼得抢发,相反却是整个过程鲁白老师一直在制止张生家的抢发行为。

【2015年6月19日录音】

20150619.mp3


张生家:“我们以民族利益出发对谢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们)这篇文章发在哪儿不重要,发出来就是天大的成果,发出来就有我们的将来啦。是吧?

龙晓阳:对呀,对呀。

张生家:发出来,以后的后续文章我们会跟进。如果他(谢灿)撕破脸皮了,我也没办法。

龙晓阳说:抢发!

张生家:那个时候我们就抢发啦,是吧,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只有抢发啦。因为我现在,我手上有个牌是什么,至少我手上还有他的Full manusc ript(谢灿尚未发表的文章手稿)。我无视他,我甚至名字不加他(谢灿)都可以,到了那一步的话,你知道我意思吗

龙晓阳:对对对。

张生家:你知道吗,我就是鸣谢都可以,那个时候他(谢灿)什么都得不到了

龙晓阳:我觉得他(谢灿)应能深明大义。

张生家:如果他(谢灿)深明大义的话最好,如果他(谢灿)不深明大义的话,他就什么都得不到。我也应该打我两下,就在那几天的时候Nature在吊我们的胃口,一来一去,(指谢灿的文章在Nature审稿,拖了很长,给张赢得了时间),我们应该感谢谢灿呐。他不给我们open(开放)交流的信息,我们也只能在暗箱作业啦。

【2015年6月19日录音-2】

20150619-2.mp3


张生家:抢到‘磁遗传学’这个词,其他都不重要,然后我们抢到专利,专利也是钱嘛,是吧?钱我们也要,名誉我们也要。

龙晓阳:行,行!

张生家违犯学术道德,要求我将第一作者让给没有任何贡献的张的妻子叶菁

张生家多次以求情和威胁手段,企图迫使我将第一作者署名权,让给其没有任何贡献的张生家妻子叶菁,我觉得这很不合理:

  • 因为做实验的只有我和龙晓阳,我们发起的课题他把龙晓阳放前面本身就不对。她有贡献,但谁的贡献大小要讨论;

  • 叶菁什么事情都没参与,人一直在挪威,也没给过任何idea(想法),甚至可能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课题,怎么能放在第一作者呢?这是很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当时我就表达了不满和抗议。张生家在录音中自己也承认不合理,而对于科研行业,这是无论在哪儿都是很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

【2015年6月25日录音】

20150625.mp3


张:叶老师(妻子叶菁)她“青千”申不上,没有一个文章。

逄: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她是我的家人呐。

逄:她是你的家人,她没有做这个事情(磁遗传学课题)啊。你为什么不愿意跟她co-responding author呢

张:她要是在这边来(指清华,因为叶菁一直在挪威),我们不是一起在工作了吗?

逄:那她没有啊,你为什么占便宜要占到学生的便宜,不占你自己的便宜呢?

张:你没有吃亏啊,克亮啊。

逄:你是觉得没有吃亏是吗?我和晓阳合情合理的是一作。

张:好,这样吧。我就把你放到第二,叶老师放到第三,你觉得还吃亏了。

逄:你说把我放到第二?

张:对。     

逄:我是觉得吃亏了。因为叶老师本来就不应该放在一作里。

张:斤斤计较,你还说你是山东人。我有我的情感,你有你的情感。

逄:这不是谈情感不情感的。(作者分配需要根据参与者的客观科学贡献,遵守国际惯例和科学道德)

逄:这是我应该得到的(第一作者)。您侮辱我(教我说谎蒙骗鲁白老师,用利益诱骗我转导师,是对我的侮辱),我都没有算。

张:我侮辱你什么?

逄:从开始到最后,都是在侮辱我。你知道为什么吗?看authorship,我根本一点都不开心。你以为我是傻瓜,跟鲁老师说这个是叶老师先做出来的。这世上没有傻瓜,每个人做的,他应该得到的,都没有任何问题,大家都会尽力的去做。

张:克亮能不能这样说,你能不能帮我一次忙(让我同意向鲁白老师说谎是叶菁在国外最先做出来的,从而让叶菁做共同第一作者)可以吗?

逄:您这个事情这个不合理。

张:我知道不合理,你帮我一次。我求你帮我一次,下面还有return的机会。我真的不是欺负你。

张:你相信我好不好。我实验室的(原Moser实验室课题)May-Britt(May-Britt Moser 2014年诺贝尔生理及医学奖得主)从来没有参与过,没有写过。(如果May-Britt从来没有参与过课题,她是怎么拿的诺贝尔奖?)

2015年6月26日录音

20150626.mp3


张:叶老师(张生家妻子叶菁)是我的亲人,我有两个小孩。我比叶老师年长十五岁,我有责任和义务我不在世的时候,她还能够往前走。甚至的话,我还跟你说了,这两个小孩他(们)叫你叔叔,求你帮个忙(让我违反科研道德,承认没有任何贡献的叶菁为作者)。

2015年6月26日录音-2】

20150626-2.mp3


逄:叶老师(叶菁)没有任何的(贡献)。

张:叶老师是我的家人是吧,就像May-Britt和Moser的关系(May-BrittMoser和Edvard Moser夫妇2014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

鲁:我不应该在他(逄克亮)面前说这个话,但是你(张生家)刚才这个话(叶菁没有任何贡献要放在作者行列)不对的,这个可以放在桌面上来讲。

张:May-Britt和Moser的关系

鲁:那不一样。假如说他们(May-Britt Moser和Edvard Moser夫妇)也是这样子没有做贡献而放上面(科学研究论文的作者里),我觉得是放不上台面的。


张生家窃取鲁白实验室课题,不顾清华北大两校制止,抢发于《科学通报》

在抢发谢灿成果被鲁白老师多次制止,在其没有贡献的妻子叶菁放在第一作者被我和鲁白老师拒绝后,张生家便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进入鲁白实验室,将部分实验结果及数据从鲁白实验室电脑中拷贝走并删除。8月7日,张生家又突然来鲁白实验室以测序为理由,骗走我的所有试验相关的质粒DNA等材料,将MagR基因和磁刺激器据为己有,当天又找了鲁白老师,想要把我和鲁白老师踢出作者。至此,我完全明白了张的一步步计划:他是想先将叶菁弄成第一作者,然后将我踢出作者,最后说鲁白老师抢他的课题。

8月11日,张生家到鲁老师办公室,公然宣称本课题是他的,并称A)逄克亮只是养了一些细胞,不能做第一作者;B)鲁白是资深科学家,贡献也不大,应该帮助junior PI张生家,因此鲁白不宜做作者。C)他已经完成关键实验,要先于谢灿发表。鲁白老师当场拒绝了这种无理要求,张生家却一意孤行执意要独自抢先发表。在鲁白老师的制止无效的情况下,我们及时告知了合作方谢灿,由鲁白,谢灿,逄克亮三位课题贡献者签署了联合制止张生家抢发协议(协议见附录1,完成时间是2015年8月21日,其真实性可供第三方机构专家的鉴定)。张生家多次对外谎称是鲁白,谢灿和饶毅三人共同签署,并从此将饶毅老师牵扯进该事件,这实在是无中生有。该事件和饶毅老师并无任何关系,为此清华大学科研院周羽院长在15年11月13日澎湃新闻中早已辟谣,而且该材料肯定会作为一项历史资料留存在清华大学。

最后在北大清华两校的联合制止下,也没有能够阻止张生家的论文抢发行为。张生家于9月14日偷偷将论文抢发至《科学通报》,鲁白老师,谢灿老师和我均没有被署名,而他没有任何贡献的妻子叶菁却成了共同第一作者。

在2015年9月23日《Nature》的采访中,张生家还明目张胆的谎称其文章的三个作者都是他的学生(实情是:一位是其妻子叶菁,另外一位为生命学院刘晓教授的学生)。更有甚者,张在其文章中说磁感应基因是他猜出来的,这样的弥天大谎和透出的人品实在是让人汗颜。此外,张生家一直对外称我是其联合(代为)培养学生,来欺骗公众,大家可能不知道凡是联合培养是要有教务部门备案的纸质协议的,不是凭张生家一个人空口无凭乱说的。说我是跟他学习体内电生理记录一年多的学生,他连实验室都没有建好,连电生理仪器都没有,怎么会谈得上学习?甚至诽谤其自己的导师2014年诺奖得主May-Britt,说她从来没有参与过课题,我想问张生家May-Britt连课题都没参与过她是怎么拿的诺奖?这样诽谤自己的老师还有道德吗?其实到现在我都不太明白,为什么很多人会相信一个从始至终都在撒谎的人。不禁想问,一个会说谎的科学家,他做的科学还有多少可信度?

还有,龙晓阳同学是5月30日才加入了合作研究,而且她没有参与发起课题,也从来没有参与过我,张生家和鲁老师3人之间的讨论。如果连最基本的诚信和本分都不遵守,说的话和收集数据又会有多少是真正的事实呢?如果对整个事件的发生,发展的全过程的了解不全面,很多事情都没有参与,那么又如何能够对自己不了解的情况妄加评论?

我为什么会有录音

由于张生家从诺奖得主Moser实验室回国,加之张之前在国外的工作表面上看起来还比较好,所以在与张生家的接触中,作为学生开始时我是本着对一个教授的信任和尊敬之情行事的,因此也导致了我对他坚持不让鲁白实验室的人收集数据,而找了龙晓阳来收集数据,让我转导师等等,没有一点点的心理防范。6月初,当我要求他将我们做的课题及结果汇报给鲁白老师时,他表现出的不诚信,让我感到非常吃惊。他先是违背开始时他“等做出来再告诉鲁白老师”的承诺,说课题是他的,他要拿诺贝尔奖。接着又诱骗我帮他说谎,说课题是他妻子叶菁在挪威做出来的。张生家的出尔反尔,使我逐渐失去了对他的信任。他开始时还口口声声承认这是鲁白实验室,是我的课题,并且多次承认我为第一作者第一位,随后却让我把第一作者的第一位让给龙晓阳,后来又要求我让出第一作者给叶菁。此外,他多次利诱我转导师,挑拨我和鲁老师的关系。有不少次我追问他承诺过的事,他不但不承认,还会改口指责说是我自己记错了,竟然脸一黑又威胁说不听他的我什么都得不到。能不能有一丁点诚信呀?我真是气愤难当!但我是一个来自山东农村的孩子,来北京无依无靠,只知道老老实实地做研究。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不诚实,耍阴谋的人!

在鲁白实验室的组会或者课题会谈过后,为避免中间的反复讨论造成的遗忘,鲁白老师常常会要求我们会后写备忘录,明确会议的建议,以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然后发给每位参会的人,这样使得会议更有执行力和约束力。会议或会谈往往节奏都比较快,不但有些话听不太清楚就会过去,而且用笔记录或多或少会造成遗漏,所以我就养成了录音的习惯,会后可以仔细听录音,然后根据录音和笔记写备忘录,这样便比较好的避免了遗漏。在日常的会议和会谈中我便一直保持着这种录音的习惯,也包括与张生家以及鲁白老师关于课题讨论的一些会议和会谈内容。我录音本来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执行科学讨论中的建议和想法,但我万万没想到这些本来为更好的做课题的谈话录音却用在了这件事情上,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张生家的人品如此没有底线,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为了还原事件的真相,我在此不得不公开其中涉及事件事实的部分录音,中间讨论课题的部分和涉及张生家诽谤多位世界知名科学家,并挑拨他人关系的多份录音,为避免给他人带来不良影响,便没有全部公开。

幸好清华大学及时作出了解聘张生家的决定,否则会极大伤害清华大学的声誉和清华教授的名声,同时我希望大家不要受张生家个例的影响,在我接触到的绝大部分清华生物领域的教授都是正直,有师德并且非常好相处的。我非常理解鲁白老师和清华校方一直站在保护学生和学校声誉的立场上不让我站出来面对媒体,但是看到很多不了解内情的人还在被网上的言论所蒙蔽,整个事情的黑白被颠倒,我觉得恰恰因为我是清华的学生,我更应该有所担当,站出来披露事情的真相,也希望我当初为了更好的开展课题而无意留存的部分录音,能让大家了解真正的事实,不再让好人受屈,坏人得逞。相信乌云不会总遮住太阳吧!

补充说明:

张生家在外制先是造舆论称是他先想到的磁遗传学课题,在鲁白老师展示1月7日褚鹏程的PPT揭穿了张的谎言后,张随后又称,褚鹏程PPT里没看到MagR,请大家注意褚鹏程的PPT有13页,里面详细介绍了谢灿老师的发现和我们的设想,限于篇幅,展示的只是其中代表性的一页,这已经足以戳穿张生家的谎言,我们不会一直在一个骗子后面辟谣,如果这样,这个世界就成了谎言的世界。另外,张生家不但没有道德底线,甚至不惜触犯法律,在其材料里无中生有的给我安排了很多“逄克亮说”,并诽谤我拿剪刀威胁他要求共同第一作者,我是清华的学生,并不是匪徒,更何况我是理所当然的第一作者,这样的恶意中伤更是让人恶心。相信我上面提供的部分事实证据和录音足以戳穿张生家在媒体上的种种谎言(上述证据仅为提供给清华调查组的一部分),也足以证明张生家违背多项科研道德,更毫无人品可言,这也就是为什么张会被清华开除。“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相信在与张生家不同人生阶段长期接触过的同事们对他人品道德的评判会更有发言权。

从张生家的言行看,他却认为这种抢夺和撒谎是一种理所当然,从他表述中流露出的是非观以及公布的所谓证据中来看:无论任何恶行他都能找到借口或者制造理由和一些似是而非的所谓证据,所以他心安理得的做出了这些以撒谎和欺骗的行为以达到抢夺课题的目的。本来对于张生家这样的破绽百出,整个都是用谎言编造出的书面材料,根本不值得浪费时间给予任何回复,但始终有一点我认为需要向所有的科研工作者强调,无论以任何借口抢占别人的智力成果包括原始想法(idea)当做自己的,都是可耻的违背学术道德的行为。此外,虽然张生家有多项学术不端,编造谎言,甚至伪装成弱者来博得大众同情,也恰恰如此很多了解内情的学生都觉得张生家有做编剧和演员的“才华”,戏称其如果改行说不定能拿“小金人”。

从张生家公布的所有他所谓证据来看,除了他依靠欺骗获取我们的信任,然后单方联系并向谢灿撒谎得来的所谓关系密切的微信以外,他根本没有也无法捏造出任何“课题是他发起”的证据。而我们则拥有足够的证据包括他自己言行证明课题是由我们发起,而他只是后面加入并使用欺骗和撒谎的手段窃取了课题的成果。任何没有实证的言语堆砌再多也无法改变事实。

附录1:2015年8月20日,关于磁感应蛋白合作会议纪要

1460361673146143.jpg1460361740131615.jpg


1460361765109409.jpg

1460361814227625.jpg

146036185386224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