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背景

近日,复旦大学与美国沪亚(HUYA)公司在上海达成协议,该校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用于肿瘤免疫治疗的IDO抑制剂许可给沪亚公司。根据协议,该公司将采用分阶段付款的方式向复旦大学支付累计不超过6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24亿元)的专利许可费。一时间,这一专利许可案例引起了各界的高度关注。

针对复旦大学抗肿瘤药物的专利许可,人们的视角大多聚焦在6500万美元上,而忽略了许可中采用的是里程碑付款方式。其实,此次复旦大学进行专利许可还有更多值得解读的内容,下面笔者就聊一聊该案中专利那些事儿。

许可专利为何物

被许可物IDO抑制剂究竟为何物?通俗来讲,它就像开启人体免疫系统的“门禁卡”,有了这张卡,免疫系统的执法大队就会放过你,没有就要消灭你。比如,胎儿之于准妈妈也相当于异物,为什么免疫系统没有排斥他?因为是亲生的,所以系统自动配发了一张“至尊门禁卡”。这是造物的神奇。但是,一部分癌细胞也伪造了一张“门禁卡”,所以免疫的哨卡发现不了,也就抓不到它。于是,这就需要IDO抑制剂识别“伪”门禁卡,吹响剿灭癌细胞的号角。

不过IDO抑制剂并不孤单,因为还有一群类似机理的其他靶点(PD-1、PD-L1、CTLA-4)的免疫哨卡抑制剂。所以这就需要研发者考虑技术路线的竞争性问题了。

目前来看,其他靶点的药物研究更为顺利,有3种药品已经上市,另有3种药品已经进行临床三期,胜利在望,其研发、生产者不乏默克、施贵宝、罗氏、辉瑞这些大药厂。但是,IDO抑制剂并没有被放弃,比如,罗氏正在研究的GDC-0919(NLG919)就是2014年从NewLink公司收购的,当时收购价首付1.5亿美元,里程碑付款超过10亿美元。这样看来,复旦大学IDO抑制剂专利许可费也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笔者经过专利文献检索后发现,该专利许可案中这件专利的权利人、复旦大学教授杨青提交的专利申请并不多,其PCT国际专利申请只有1件,其围绕10个化合物进行了权利保护,而且只是在小鼠试验中发现这些化合物具有IDO抑制活性。这么说来,这些化合物离成药还有较长的路要走。因为,即使这些化合物目前具备各种优点,也只能算是小学阶段的“优秀学生”,后面的一道道测试就像大考一样等待着它们。

买方意图是什么

据媒体报道,杨青的课题组“在国内率先表达并纯化了重组人IDO酶,建立了酶活检测体系和IDO抑制剂筛选平台”。这么看来,沪亚公司不仅获得了专利许可,很可能还购买了筛选平台的技术秘密,或许这才是此次专利许可具有巨大价值的地方。

在技术交易过程中,专利和技术秘密只是载体,如果仅仅按照技术本身的价值估价,那么卖方一定会吃亏。只有卖方搞清楚买方的真正意图,才有可能喊出高价。那么,沪亚公司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沪亚公司并不出名,其在全球共有10个专利族的相关专利申请。其中一个在研药是硫酸舒欣啶,合作单位是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复星医药。此外,沪亚公司在中国的第一单生意是2007年从微芯生物购买的一种化合物的海外专利许可。综合来看,笔者认为,沪亚更像是靠中国的科研资源和专利许可经营的公司。

诚然,沪亚公司购买IDO抑制剂的有关专利正是因为相关技术具备较好的发展前景,但是,据笔者分析,该公司的研发实力很可能“消化”不了。所以沪亚公司可能的意图就是继续对外许可,将相关专利许可给其他医药企业。如果抗癌药是相关医药企业的战略方向,那么知识产权战略就应该符合企业战略。通过进行专利许可,试探IDO抑制剂领域的水深,或许正是这些医药企业的真正意图。